365棋牌娱乐场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术 > 科研成果 > 文章内容

城村汉城遗址主要考古遗迹
作者:闽越王城博物馆    发布于:2016-12-16 09:16  

 

图一  高胡坪宫殿建筑遗迹
图一 高胡坪宫殿建筑遗迹

    城村汉城遗址是武夷山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重要组成部分,经过50年的考古调查、勘探、发掘工作,发现了宫城区、官署区、作坊区、窑址区、墓葬区等遗址。以宫城为中心,其遗址点分布范围较广,东至1.5千米外的畲头墓葬区,南至1千米外的铁山脚下墓葬区,西至2干米外的新亭园墓葬区,北至2千米外的牛山墓葬区。城址近郊外东北部还有门前园、翁仲巷大面积的官署区,北部后门山及西北部的岩头亭的制陶窑址,城南的福林岗等遗址点,城西的元宝山等遗址点。整个遗址面积约14.3平方千米,是目前国内规模、级别及保存完好度都较高的汉代城址之一。主要考古遗迹有:

一、宫城区    即闽越王城宫城遗址,本体面积48万平方米,总体保存状况较好,不仅是福建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古城,也是全国保存最完整的汉代古城之一。现四周城墙清晰可见,城内地层堆积仍保存较好,经发掘或探明有城墙、峰火台、城门、水门、宫殿、宗庙、水池、水井等设施(图一)。

图二   城墙          图三  东城门出土成捆箭镞
         图二 城墙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图三 东城门出土成捆箭镞

1.城墙

依山势而筑,婉蜒曲折,用黄土夯筑,绝大多数仍清晰可见。由于城墙是沿着山脊或两山之间修筑,因此逶迤起伏,不成直线。其中除东城墙较直外,西、南、北三面城墙均顺山势向外突出。四处城角,除东北城角呈内折角外,其它为圆角向内弧。城墙外一般都有城壕。据钻探实测,城墙总周长2896米(图二)。

东城墙:起点于东南城角,南北走向,穿过大岗头高地和城门南岗之间,跨越王殿垅,穿过城门北岗,朝北再穿过水桶垅到马道岗东麓至城东北角与北城墙连结。城墙局部高6.9,下层用红色土夯打,2.8,中层用黄色土夯打,0.6,上层用黄色土夯打,夹杂有大量小石子,3.5米。方向北偏西25°,全长908米。

西城墙:北起西北墙角的夯土高台,向南经下寺岗,沿山坡直下,穿过王殿垅至乌龟山西南城角与南城墙连接,全长754,方向南偏东约25°。

南城墙:西起乌龟山顶部(西南城角),沿乌龟山南坡向东,经大岗头南沿至东南城角与东城墙连接,全长562米。方向东偏北5°。

北城墙:东起东北城角,向西沿马道岗东北坡夯筑,绕过马道岗第三高台,继续沿山脊西行至西北城角与西城墙连接。全长672,总方向西偏北约22°。

总之,城村汉城遗址整个城墙仍保存相当完整,虽然墙体上部均己坍塌,但其下部及墙基仍保存完好,都能完全连接起来。由于城墙夯筑于高岗之上或沟谷之间,因此城垣的高度及厚度也因地形保留下的堆积而不同,一般低洼处城垣保存较好,高处冲刷严重。从发掘资料和钻探结果看,一般残高约4~6、宽约6~7米。城墙均用土层夯筑,只筑主墙未筑附坡。城墙内外都留有5~6米宽的平台。从城墙沿线均有红烧土、木炭及瓦片堆积分析,内外墙面经火烧烤成一层硬面,内外墙边可能还用夹壁柱,以防坍塌。墙基因地而异,低处沟谷间先填土夯实,在其上再夯筑墙体,高处沿山脊外侧整平后再挖基槽,而后逐层夯筑。

2.烽火(了望)台

1)乌龟山烽火台。位于古城西南城角制高点上的乌龟山顶部,高出周围约60米。台址由红黄色土夯筑而成圆形,台面直径约10、底径约20、高于城墙约4米。在台址中部探掘,有一圆形深坑,坑口直径1.1、深3.5米。坑内填满灰土,上部含汉代瓦片,中部全是灰烬,夹大量红烧土并发现木炭遗迹,底部是红烧土和炭末。台址与南墙连接处呈台阶式斜坡。

2)西北城角台基。位于西北城角上,为西墙与北墙交汇处,海拔283,是城址西北角的制高点。台址为黄土夯筑,台面呈椭圆形,直径9~19,底径20~30米。台基高出两端城墙4~5米。台基连接北墙呈温坡状,与西墙连接处也是陡坡,可能是了望台遗迹。

3.城门

经钻探、发掘,共发现有六处城门、水门遗址,分布在东墙城门两座(东城门、北城门)、东墙水门两座(南水门、北水门)、西墙城门一座(西城门)、西墙水门一座。

东城门位于东城墙南段第二号豁口、王殿垅东口北侧,南距东南城角234米。1986~1991年清理发掘出东城门基址,由城门阙台、门道、门卫房、道路、散水沟等组成,整体结构是以门道为中轴线的对称布局(图三)。

西城门位于西城墙中段,现缺日宽约3、进深约25米。左右两侧保存较好的夯土城墙,高约4~5米。经钻探,西城门结构为两个门墩、一个门道。门道宽约4、进深约10米。两侧门墩厚约10、高约6~7米。门洞内两侧地面形成突起平台,可能是门卫房基址。其结构与东城门相似。

4.水门

已发现三处,一处是东墙南水门,一处是西墙水门,一处是东墙北水门。

东墙南水门。位于东城墙南段,王殿垅东口,俗称大埠田豁口。王殿垅小溪自城内向东流出城外。经钻探,门道宽22、进深18米。

西墙水门,位于西城墙南段,王殿垅西口,俗称水杉树下豁口,现有一条由东向西流淌的小溪,从豁口流入城内。现豁日宽32.8,深约2米。经钻探门道南北宽22.8,东西进深约10,豁口内现为淤泥田。

东墙北水门。位于东城墙中段北端,水桶垅东口,当地人称水桶垅豁口。现缺口宽约15,内有小溪从西向东流出豁口。

5.宫殿区建筑

位于城址中部台地,面积约2万平方米。1981~1985年在高胡南坪东部布10×10米探方126,发掘面积11600平方米,揭露一组宫殿建筑遗迹,定名为高胡南坪甲组建筑群(图四)。该建筑是利用山岗的地形,经过削平整实处理成为高台,然后起造高台。台基平面呈长方形,东西长90、南北宽63.5~75.5,中部面积约6200平方米。高台上的建筑遗迹,由正殿、侧臀、廊房、庭院、厢房、回廊及其它附属建筑等组成的建筑群体,整体呈正方向,具有中轴线的对称布局。高台南北两侧,分别落差1.2,为次平面,分布有廊道、散水、排水沟等遗迹。其北部一带,又有多级台地,分布有长廊、水井等遗迹(图五)。

 

图四  武夷山城村申报世界遗产时修复的高胡坪甲组遗迹           图五  水池
 图四 武夷山城村申报世界遗产时修复的高胡坪甲组遗迹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图五 水池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水井,位于甲组建筑北侧,由井台、水井两部分构成。井台呈长方形,台面由菱形花纹铺地砖铺砌,长约4.5,陶井圈置于中央。台面上堆积大量汉代瓦片和础石,推测井台两侧各有4个立柱,构成八柱的长方形井屋。井口呈圆形,直径1.7~2.5、深6.3米。井壁由陶井圈砌成,每个井圈大小基本相等,但上部两节井圈有收口,圈口内径0.95~1.05,16节上下叠砌而成。井底平铺拼木板垫底,厚约0.1,、边长1.05米。

6.下寺岗一号大型建筑

位于宫城西北部马蹄形台岗上,1980年钻探发现,1994~1996年发掘,发掘面积1266平方米。是利用山体的地形,经过平整处理形成的高台建筑。台基在建筑过程中普遍夯打过。已经发掘的建筑遗迹,东西长36.6、南北32米。西南两侧平台分布有廊道、踏步、过院走廊等遗迹。

二、城外大型建筑遗迹

北岗建筑  位于城址东大门外一处高地,高出周围地面7米左右,在其南侧有一座与其对峙的北岗。1985~1986年发掘,面积2200平方米,清理出一组约1500平方米的大型建筑遗址,定名为北岗一号建筑遗址。该建筑由三个大体相同的建筑联成一个群体,四面有围墙,建筑平面呈长方形,方向15°,面积1481平方米。1988,在其西侧发掘北岗二号建筑基址,长方形,东、南部绕以围墙、廊庑及殿房,西边是壕沟和城墙,面积约2600平方米。

三、官署区

门前园遗址  位于宫城东北400,东距崇阳溪400米。遗址所在地高出周围水田2~2.5,地势平坦。1981年发掘,揭露出房子、排水沟、带状卵石堆积等遗迹。出土了大最的板瓦、筒瓦、瓦当等建筑材料和鼎、釜、罐、瓮、提桶、盆、盘、三足盘、匏壶等各类日用陶器。“万岁”“常乐万岁”“乐未央”等文字瓦当的出土,显示出一定的等级。

四、制铁作坊区

位于宫城西500米的元宝山东坡,出土了许多汉代铁器、陶器、石器。铁器数量最多,以取土工具的锸为主,其次为铲、镰、刀、斧、凿、锤。铁器分几组堆放,80%以上为农具,旁边还伴有制铁工具如铁锤、刀等,从这些现象分析,这里当时可能是一处制作铁农具的手工业作坊。

五、墓葬区

1.福林岗墓地。位于宫城南墙外福林岗西麓的缓坡顶部。一号墓为长方形,坚穴土坑,3.16、宽1.2米。墓底铺河卵石,墓中部留有枕木铺设凹痕。9件随葬品分置于墓室南端的东、西两侧,其中3件钵、罐4件、瓿1件、匏壶1件。

 
图六  渡头墓地遗迹
图六 渡头墓地遗迹

 

2.渡头墓地。位于城村村东北、崇阳溪东岸,北距渡头村50米。己经发现汉代竖穴土坑墓4座。墓底铺河卵石,上置陶器(图六)。

3.牛山一号汉墓。位于城村汉城北部牛山顶。200211月至20035月发掘。该墓为目前我省所发现的规模最大的汉代墓葬,也是我省有史以来最大墓葬。平面呈“申”字形,封土堆高达7、墓穴深8、总长32米。该墓规模宏大,有外藏椁,由此可见是闽越国王室贵族大墓。特别是“人”字形椁和积炭的结构手法与绍兴印山越王陵相同。由于被盗严重,仅存20多件陶器,墓主已不可确考,对于研究闽越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及丧葬制度有重要意义。